2009/02/04


來到杭州,重點當然就是西湖囉!前一天晚上買好車票後,就在車站附近晃呀晃的,希望能找到有經過旅館又有到西湖邊的公車。因為旅館位於重要道路上,因此,到西湖的公車很多,嗯!不用擔心了。吃了大娘水餃(連鎖店,乾淨衛生,不錯吃),在馬路上閒晃,怎麼有種不是很熱鬧的感覺?順路晃進了一家大賣場,買了2顆蘋果,充當這兩天的水果。滿足的回到旅館,休息囉!


一大早起床,梳洗完畢,退了房,寄存行李,往西湖出發囉!早晨的杭州濛濛的,還下著小雨,呀!這怎麼了得,我們是來賞西湖的美景,不是來看雨的,而這雨,還有愈下愈大的趨勢,遊玩的樂趣被打消了不少,本來計劃租腳踏車遊湖的呢!到了湖畔,先餵飽五臟廟,才有精力遊玩。略過肯德基(數量等同台灣麥當勞)、麥當勞(數量等同台灣肯德基),當然是要吃在地食物囉!


於是看到了「知味觀」,在旅遊書有介紹的餐館,外賣區的食物看起來很可口,但對衛生沒信心,轉個彎,就看到了內用區,外表的富麗堂皇有點讓人望之卻步,旁邊一個大叔煽動說,進去看看,好吃的,於是進門了。嗯!是可以接受的價位,有趣的是,要先購買餐券,不用說你要吃啥,自己加一加要吃的食物一共多少錢,就買幾元的餐券,一小張一元,你買幾元就撕幾張給你,自己再到食物區點餐。點了一份荷葉蒸糯米和一碗豆漿,人民幣5元,約台幣25元,以食量小的我而言,足夠了。得說說這豆漿,一直以為台灣豆漿掺水嚴重,沒想到這碗豆漿幾乎沒有豆味,還隱約有炭燒的感覺,糖還是另外加的,在來不及阻止之下,本人喝到了一碗甜膩膩的無豆味豆漿。荷葉蒸糯米就好多了,有荷葉的香氣,軟爛的糯米飯和著青豆等食材,味道還不錯呢!



↑(左)荷葉蒸糯米、(右)豆漿



↑荷葉蒸糯米展開圖


 


吃飽就上路了,雨還是不停飄著,那麼就坐船遊湖吧!一個人45元人民幣,可以搭船到湖心亭和三潭印月(小瀛洲),並任選一碼頭上岸。我們在湖濱的一公園上船,坐的是「畫舫」,刻意的仿古,好融入西湖的詩意畫境。煙雨籠罩的西湖,朦朧而不見真面貌,如同一幅潑墨山水,一切靜待想像;冬末的西湖,枯枝尚在,新芽未發,彷彿一片寫意山水,等待春神喚醒。還記得國中時,張岱的《湖心亭看雪》讓人印象深刻,短短200字的短文,意境無窮,讓人心生嚮往,尤其是「湖心亭一點」,總覺得這小島,就只有一個亭子大,沒想到,還滿大的呢!有亭子、有屋子、還有個牌樓,還有乾隆御筆的「虫二」兩字石碑,頗讓人失望,果真,想像總是比較美好!



↑畫舫



↑雨中西湖



↑湖心亭,猜猜左邊「虫二」石碑為何意?(右上)振鷺亭,(右下)湖心亭牌樓


 


再搭上船,前往三潭印月囉!這得說說「三潭印月」的典故,這四個字也是乾隆御筆(這風流老頭兒,去到哪兒都要做記號,真是….),原本應該是稱「三塔」的,因為蘇軾在完成蘇提的工程後,在一旁安了三座石塔,石塔為空心,可在其中點燈,夜晚,燈亮,映在湖中,如同多了三個月亮,尤其是八月十五中秋時,愈是美麗。三塔三塔唸久了,就成了三潭了。「印」字乃乾隆老頭兒的筆誤,應為「映」字(可見當時已經「ㄣ、ㄥ」不分了),於是將錯就錯,變成了「三潭印月」。小島上遊客如織,但不減風景秀麗,遠方,可見雷峰塔矗立;湖中有島,而島中又有湖,讓整個小瀛州成了個遺世獨立的水上世界。雖然稱「小」,但裡頭亭臺樓閣樣樣俱全,雖然沒有蘇州園林的錯落有秩,但也不失為一座江南小型園林。



↑三潭印月風景(右上)題有小瀛洲的小院子,(右下)三潭印月石碑


 

《行萬里路,讀萬卷書》之一:

湖心亭看雪》張岱


崇禎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,大雪三日,湖中人鳥聲俱絕。是日,更定矣,余拏一小舟,擁毳衣、爐火,獨往湖心亭看雪,霧淞沆碭,天與雪、與山、與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長堤一痕,湖心亭一點,與余舟一芥,舟中人兩三粒而已。到亭上,有兩人鋪氈對坐,一童子燒酒,罏正沸。見余,大驚,喜曰︰「湖上焉得更有此人!」拉余同飲,余強飲三大白而別。問其姓氏,是金陵人客此。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︰「莫說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」


 
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魚小凱 的頭像
魚小凱

小凱的移動城堡

魚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